F1巴西站:维斯塔潘夺冠法拉利自残双退赛

曲目:F1巴西站:维斯塔潘夺冠法拉利自残双退赛
NJ:
时间:2020-09-16
发行:法拉利


法拉利佣金不过这次这支提出异议的车队表示,他们没有收到fia关于能量回收系统是否存在问题的澄清。(考拉)引起竞争对手对手关注的还有法拉利得到能量回收系统(ers),这是另外一支车队提出的(现在我们已经知道是梅赛德斯),而fia此前也已经就该问题单独启动过调查。近期法拉利赛车的表现再次呈现突破性增长,其他引擎供应商相信,在某些赛道法拉利引擎的优势达到了0.8秒。车队的忧虑部分也源自查理-怀汀突然去世之后,fia的赛会干事在启动调查方面的力度会下降。法拉利引擎的对手们希望fia澄清他们是否也可以使用与法拉利引擎中相同的设计概念,后者fia裁决法拉利引擎部分技术细节违规。因为这会导致车队之间更多的冲突。夏休以来,法拉利拿下了全部五站比赛的杆位,并赢得了三场大奖赛的冠军。因此,很多争议可以在公开透明的环境下得以解决,避免了车队提出“正式抗议”。但技术规则要求冷却器内部的油不能与燃油一起注入通常的内燃机点火程序。“赛季开始时,他一直对赛车不适应,肯定包括刹车时的不稳定性,”比诺托说,“我认为勒克莱尔对他的挑战成为了一个很好的标杆,因为拥有一个这么快的队友,他肯定会头疼。
我希望明天正赛能保持这个状态。
在回顾本赛季的比赛时,法拉利车队的领队比诺托指出,在新加坡大奖赛让维特尔获胜的决定是正确的,这激发了维特尔的自信和他对车队的信任。
我不明白这一点,为什么你需要告诉别人你在做什么。
我能理解。
”维特尔一直与社交媒体保持着距离,他表示他不想与世界分享他的私生活。
”(小科)很多人现在认为:法拉利目前陷入了低谷。
”(小科)9月1日,2019年f1比利时站正式比赛在斯帕赛道结束,勒克莱尔夺得职业生涯首个分站冠军
”“事实上,我们在昨天已经非常接近杆位。
”“塞巴拥有幸福的家庭生活,并不希望f1让他失去平衡。
“我们正在检查引擎,还无法提供详细的成因,”比诺托对媒体说,“这是一个引擎问题。
我们能够完成升级,完全是归功于团队不懈的努力,每个工作人员都在努力弥补不足。
当然,如果引擎在比赛中挂掉,损失将更大。
截止目前,没有推出suv车型的汽车制造商正越来越少,宾利、兰博基尼、劳斯莱斯和阿斯顿·马丁等超豪华品牌都推出了相应的主打车型,瓜分suv市场热潮的大蛋糕。
车队在马拉内罗的测试表明,这台spec3引擎有能力完成这个赛季的比赛。
汉密尔顿在西班牙击败了队友博塔斯拿到了赛季第三个分站冠军,梅赛德斯车队也创纪录的包揽了赛季前五站比赛冠亚军。
在阿塞拜疆大奖赛,梅赛德斯车队做到了新赛季连续四站都包揽一、二名,而维特尔尽管登上了领奖台,但德国车手表示在西班牙大奖赛前,法拉利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我们就谈正赛的数据,速度追踪显示,过去几场比赛与奥斯汀正赛的数据看起来很不一样,这是否与技术指令有关或者是其他问题,我的确不清楚。
下半赛季,sf90弯道中的特点更加适合维特尔,他下半赛季的平均发车位是2.5,上半赛季则只有3.7。
维特尔在法拉利不断地犯错,勒克莱尔则成为了法拉利的“小甜甜”,并拿到了一份长约。
“风来自不同的方向,”格纳在施蒂利亚大奖赛之后表示,“直到现在,错误总是指向维特尔。
”(小科)前f1掌门人同时也是维特尔的私人好友伯尼-埃克莱斯顿表示:维特尔离开法拉利的结局“不可避免”,因为他和法拉利之间从来没有迈克尔-舒马赫与跃马之间的那种魔力。
举个例子,詹姆斯-埃里森,但还有更多。
在连续两场比赛双车零积分带回之后,法拉利车队正面临着混动时代最悲惨的处境。
“2014年,我们不得不为低估新引擎的复杂性而付出昂贵代价。
新版引擎,当然也必须通过了耐久度测试。
他没有社交账号,也不参加f1官方举办的虚拟电竞大奖赛,但是他的确买了一台模拟器放在家里。
斯帕站排位赛期间,库比卡赛车的梅赛德斯引擎失效,排气管还着火,周五的练习赛佩雷兹的新版梅赛德斯引擎也遭遇点火问题。
”当时汉密尔顿与维特尔在争夺位置,法拉利车手在四号弯打滑,被迫额外进站一次。
法拉利2018年9月发布的2018-2022年新车规划图显示,新车很可能会在2022年底正式发布。
幸好我们拿到了第三,积分很重要。
fia获得了三套燃油系统:法拉利赛车、法拉利客户赛车和非法拉利引擎赛车。
全电动单座车系列自2014年第一场比赛以来发展迅速,并吸引了雷诺、日产、捷豹、奥迪和宝马等多家主要制造商,并将在今年晚些时候看到保时捷和梅赛德斯加入。
”梅赛德斯真正面临的考验是下一站摩纳哥站比赛,他们在这里经常表现挣扎。
能够保住第三名至关重要,对于勒克莱尔能够击败梅赛德斯的车手拿到最快圈速也很重要。
在回顾本赛季的比赛时,法拉利车队的领队比诺托指出,在新加坡大奖赛让维特尔获胜的决定是正确的,这激发了维特尔的自信和他对车队的信任。
那只是其中的一圈,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好,我真的很享受比赛。
之前瑞典足球运动员伊布拉莫维奇以及电视明星戈登-拉姆齐也购买了这款车。
”维特尔一直与社交媒体保持着距离,他表示他不想与世界分享他的私生活。
”(考拉)在f1中国大奖赛,法拉利的车队指令又成为赛后话题。
”“我并不会为此感到悲伤,事情向前发展总是好事。
”“事实上,我们在昨天已经非常接近杆位。
我的工作就是防止谣言传播,所以现在就是这个时候,”卡米莱利这样告诉《米兰体育报》,“我相信比诺托会找到解决方案。
”当被问及法拉利是否按照规则要求改变了动力单元时,比诺托表示:“什么都没做。
我们能够完成升级,完全是归功于团队不懈的努力,每个工作人员都在努力弥补不足。
在穆杰罗赛道比赛意味着法拉利将在意大利主场迎来自己的第1000场f1大奖赛,这肯定又将是tifosi的一场狂欢盛宴。
在阿塞拜疆大奖赛,法拉利的前翼端板和尾翼已经进行了调整。
车队在马拉内罗的测试表明,这台spec3引擎有能力完成这个赛季的比赛。
”阿加格说到。
不过在巴西大奖赛,勒克莱尔不能指望这套旧的动力单元。
“我们就谈正赛的数据,速度追踪显示,过去几场比赛与奥斯汀正赛的数据看起来很不一样,这是否与技术指令有关或者是其他问题,我的确不清楚。
下半赛季,sf90弯道中的特点更加适合维特尔,他下半赛季的平均发车位是2.5,上半赛季则只有3.7。
外界都认为,这次质询针对的是法拉利引擎中的涉嫌违规装置。
他进行训练,在这方面他并不情绪化。
”(小科)前f1掌门人同时也是维特尔的私人好友伯尼-埃克莱斯顿表示:维特尔离开法拉利的结局“不可避免”,因为他和法拉利之间从来没有迈克尔-舒马赫与跃马之间的那种魔力。
如果你有两个阿尔法车手,每个团队都会有这个问题。
勒克莱尔在发车后超越了前面的队友维特尔,但是不久他就接到车队指令:让维特尔过去,至因为他那个时候表现挣扎。
“2014年,我们不得不为低估新引擎的复杂性而付出昂贵代价。
这是一个苛刻的评判,但这就是事实。
蒙特泽莫罗1991年被任命为法拉利新总裁,他后来也成为了菲亚特集团的首席执行官。

点击查看原文:F1巴西站:维斯塔潘夺冠法拉利自残双退赛


fala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