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特尔:超越时并没有足够空间本以为已超过去了

曲目:维特尔:超越时并没有足够空间本以为已超过去了
NJ:
时间:2020-10-01
发行:法拉利


法拉利佣金第9圈,佩雷兹进站,出来排在第17位。第36圈,维特尔进站更换中性胎,出站时卡在汉密尔顿身前,暂列第三;汉密尔顿1分33秒528刷紫。第5圈,后面一通乱战。第31圈,里卡多超越马格努森,升至第11。第2圈的一号弯博塔斯轮胎锁死,被勒克莱尔超越,之后不久又被汉密尔顿超越掉到第四。第25圈,里卡多进站更换中性胎,出来排在第13位。勒克莱尔起步不好,维特尔内线超到第一,勒克莱尔站在第二,汉密尔顿试图超越他时前鼻翼稍稍顶到了摩纳哥小将,博塔斯也趁机超越了汉密尔顿。第22圈,霍肯伯格超越莱科宁,升至第七;加斯利超越佩雷兹,升至第十。倍耐力提供的轮胎仍然是红色的软胎、黄色的中性胎和白色的硬胎。勒克莱尔1分33秒914刷紫。法拉利车手维特尔同意比诺托的看法,称法拉利赛车还没有拥有像巴塞罗那冬季试车那样的优势。
伦敦大学学院机械工程教授蒂姆·贝克对于同f1车队合作的成果感到惊叹,“从简短的介绍开始,我们全天候工作,拆卸和分析非专利设备。
一种解释是:法拉利在巴林的练习赛中解决了澳大利亚遇到的问题,引擎全速运转,每圈平均要比梅赛德斯快1/6秒左右。
7支总部位于英国的f1车队积极响应,发起了“维修区计划”,它集合了车队的工程和机械团队,利用f1行业的快速设计、原型制造、测试和熟练组装等核心技能,协助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紧急生产可以用于治疗的呼吸设备。
(考拉)在经历了澳大利亚令人失望的表现之后,法拉利在巴林重返强势,他们包揽了周五练习赛圈速前两名,这是他们在冬季试车中的正常表现。
比如在英国,拥有6700万人口,只有不到8000台呼吸机。
颇具讽刺意义的是,法拉利车队投票支持了冻结明年赛车研发的提议。
”“我与维斯塔潘有些较量,这很有趣,但是我们的目标是追上梅赛德斯,正如我说的,他们实在太快了,刘易斯和瓦尔特利今天做的不错。
这当然比我们能够预想到的情况更糟糕,除此以外我不想再多说了。
”“很遗憾勒克莱尔最终没能超过维斯塔潘,我认为比赛非常接近。
这需要时间。
摩纳哥新人迅速做出了让车的举动,但是维特尔在超越了队友之后,也并没有威胁到前面的两部梅奔赛车。
“这将花费很长时间,”比诺托对motorsport-total.com表示。
下周的蒙扎主场比赛,对法拉利来说可能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fia的赛会干事上周五就雷诺的抗议做出裁决,赛会干事的结论是,rp20赛车的前刹车通风导管是赛点参考梅赛德斯2019年赛车而成,后刹车通风导管则是属于梅赛德斯知识产权的产品。
预计未来几年,科威尔将担负起研发法拉利引擎的重任。
法拉利认为,刹车通风导管属于清单商品,必须由车队自行研发。
(panda)据意大利《晚邮报》报道称:法拉利不会有人被解雇,相反他们还会继续招募人员,前梅赛德斯车队引擎主管安迪-科威尔就是招募人员之一。
“加拿大赛道的特性带来了不同的挑战,高速、重刹以及牵引力是主要考虑的因素。
“我认为老实说这(应该)就是一个玩笑,他没有什么线索,他不在法拉利车队。
“回眸加拿大站,会让人想起过去几个赛季的记忆,”比诺托表示,“这条赛道通常会诞生一些精彩刺激的、让人意想不到的比赛。
我想事情就这么简单。
”(小科)法拉利车队领队比诺托承认:sf90目前的弱点不太可能很快得到解决,但是他确信加拿大赛道可能会很适合他们的赛车。
整个赛季,法拉利的尾翼设置与对手相比更低,导致了其速度更快。
”赫伯特表示。
“有些时候一些微妙的事情都会分散车手的注意力,塞巴已经证明他对所有事情感到惊讶和震惊,这可能让他大大分心,这当然是可以理解的。
去年奥地利大奖赛之后,这位摩纳哥车手变得更有侵略性。
在发现法拉利不想与他续约后,他肯定想了很多,”罗斯-布朗在f1专栏中表示。
”前f1印度车手卡伦-查铎对此持保留意见。
(考拉)对塞巴斯蒂安-维特尔来说,奥地利揭幕战将是让人难忘的。
你在看看梅赛德斯方面,刘易斯(指汉密尔顿)并没有那么大的压力。
”“我完全同意马蒂亚,我认为赛车完全有争夺杆位的实力,但随着我周六的撞墙,一切机会都被我挥霍了,我对此负有完全责任,今天已经是我能从这个位置发车做到的最好的。
“他已经checked out。
我通过无线电询问是否有可能回到第一集团,回答是没有可能,因为差距太大。
但后来我来到了一个很棒的团队(印度力量),我在这个团队中取得了很好的成功。
”勒克莱尔在比赛的后半程一直落在后面,与前半程的快速形成了对比。
”“基本上这意味着要和法拉利学院说再见,然后我去了迈凯伦。
但法拉利一直到第31圈时才安排勒克莱尔进站,不仅让两位梅赛德斯车手在赛道上完成了对他的超越,最终还导致由于差距过大而无法追击第四。
”“那时梅赛德斯对我也很感兴趣,也就是法拉利和迈凯轮两支车队给我选择,所以当时我的处境非常好。
我们经历过很多比赛,我们也有丰富的经验,我们既经历过伟大的时刻,也有不那么伟大的时刻,但我的目标仍然是在法拉利赢得总冠军。
然而,2013年却是迈凯伦下滑的开始,那是自1980年以来,迈凯伦首次在一个赛季里无法获得领奖台,佩雷兹不得不放弃他的法拉利的未来,基米-雷科宁在2014年回到法拉利。
”维特尔表示,他为法拉利取得成功的激情“从未如此强烈”。
比诺托认为,sf90需要2-3处升级才能挑战梅赛德斯。
我认为有时候这种文化被误解了,意大利给人的印象就是那样的,”维特尔说。
他透露法拉利将在未来几场比赛中带来多次升级。
“车队的力量源自于对法拉利这个品牌的热情,”维特尔在接受《赛车运动》独家专访时表示,“我认为驱动大家每天前进的动力就是法拉利。
按照fia的规定,厂队使用的引擎必须与客户车队的引擎完全一致。
他认为车队奉行的哲学能够帮助他们重返f1的榜首。
他们在内燃机和电力的组合上拥有优势,”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程师表示。
当这种情况发生的时候,表现就会下降,看起来很可怕。
根据梅赛德斯的说法,法拉利今年的引擎比去年还要好。
”(考拉)在f1官网的赛后专栏中,罗斯·布朗在标题为“法拉利在斯帕的速度太可怕了”的分析中解释道,“我遇到过法拉利在斯帕遭遇的状况,在那里你无法让轮胎工作,温度上不来,性能戏剧性的下降。
fia去年冬季对引擎规则中可能被利用的漏洞进行了修订,冬季测试也表面,引擎之间的差距已经非常小了。
“我们是否考虑过交换位置。
福特汽车将基于ge现有呼吸机设备,设计生产一款简化版呼吸机。
”“赢得这样的比赛……我们谁都不想这样取胜。
f1的技术特长是能快速生产精密复杂的机器,但能在这么短时间制造出一台呼吸机令人叹为观止。
“没有完整阵容,比赛将无法进行。
因为在许多情况下,患者完全依靠呼吸机呼吸。
从意大利回国的澳大利亚人也将进行14天自我隔离,而来自意大利的游客只有通过了体检,才能被允许入境。

点击查看原文:维特尔:超越时并没有足够空间本以为已超过去了


falali